您好,欢迎来到大家好学堂 |免费注册
互联网时代,必须倡导深刻教育
讲师:

标题原名:专访俞敏洪:互联网时代,必须倡导深刻教育 

以新东方创业故事为背景的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已上映两年,如今还经常被提起。这个让无数创业者热血沸腾的故事,现实中的情节还在继续发展,甚至可以拍一部“后传”了:一方面,时间来到互联网时代,免费教育似乎正在对新东方形成前所未有的冲击。另一方面,时间来到创业新时代,三个合伙人中的两位已转向做天使投资人,只有俞敏洪仍留守在新东方。作为这个故事的灵魂人物,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如何解读这样的情节发展?《中国合伙人》的现实版“续集”将向什么方向演进?俞敏洪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总是用四两拨千斤的本事,轻松地调侃自己的人生:“电影男主角非常英俊,但也有遗憾,没把我的气质演出来。”“我爱钱,但更爱新东方。”

  如不善加运用,教育可能成为“互联网+”的最大受害者

  记者:近来有媒体报道称,互联网免费教育模式冲击了新东方,新东方在压力下前行。事实如此吗?您如何看待互联网对教育企业的冲击?

  俞敏洪:新东方一直在压力下前进,但这个压力并不来自于互联网,而来自于我们自身的成长要求。在互联网教育概念满天飞的时候,新东方尽管有过犹疑,但最终保持了理性,我们没有跟风,而是坚持了教育的本质,也就是把更多的钱和精力花在了教学质量提升、教师水平提升和对学员更好的服务上。这样做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,根据新东方刚刚披露的Q1财报,新东方在营收方面获得了16.4%的强劲增长,这超出了我们的最高预期。

  互联网教育实际上是一次新的机遇和挑战,对我们来说,其实兴奋多于冲击。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教育的门槛。我们原来想听哈佛大学教授的课,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而现在,教育无处不在。我们正在与教育部联合开展工作,利用互联网把优质教育送入中国贫困地区。但同时也应该意识到,如果不善加运用,教育可能会成为“互联网+”的最大受害者。因为真正的教育是要从思想上改变一批人,而互联网的出现使教育变成了表面浮华的信息获取过程。教育首先要有内容,如果纯粹用互联网做教育,没有实质性的教育内容,大家都是不认的。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教育讲了很多年,没有一个真正大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出现的重要原因,当然也许未来会出现。所以,在互联网无所不在的年代,必须倡导“深刻教育”。我也希望新东方能真正改变自己的基因,进行互联网变革,把传统教育和互联网思维模式进行融合。不过,现在的新东方并不值得骄傲,它的知名度就是一个创业故事顶起来的。新东方未来要想走长久、可持续发展模式,必须要进行平台建设、教学体系建设,要不断把它系统化、信息化。最后能倒过来影响中国的大量培训学校、公立学校,甚至世界教育体系的发展,那个时候新东方才值得骄傲。

  记者:“到美国上市”成为很多中国公司的目标。作为在美国上市多年的企业,新东方上市后有什么得失感悟?

  俞敏洪:上市对企业的规范化管理、推动企业发展当然是功不可没。但如果真正为了做教育,上市一定要谨慎,因为上市后很容易被资本家牵着鼻子走。资本家关心的是收入和利润,但真正做教育的机构应该关心的是教学质量和教学效果。这方面要想做平衡有时候很难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对于上市我还是有点后悔,后悔的意义很复杂,当时不能不上市,不上市就没活路。但上市以后老问题解决了,新问题就出来了。纯粹的地面教育公司上市肯定是一种误导,但如果跟互联网结合起来,就有可能成为现代化教育上市公司,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。对单个企业来说,上市是不是最好的,需要企业自己去考虑。像华为这样收入几千亿的公司就没上市,他们一样发展得挺好。

 

成功企业家要具备5个素质

  记者:《中国合伙人》这部电影上映后,给新东方和中国的创业热潮带来了什么?您如何评价这部电影和您在电影中的角色?

  俞敏洪:电影对新东方本身没有什么作用,但对中国年轻人创业热情的鼓动起到了重大作用。我没有参与这部电影的任何工作,当时导演陈可辛来找我,希望我参与一下让人物形象更丰满,但我坚决不参与,我觉得一个活着的人拍自己的电影是一件很不吉祥的事。其实我最主要的担心是,一旦我参与就会对这个形象不断提出自己的要求。我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还好,演员长得比我好看,黄晓明非常英俊,但也有遗憾,我觉得没把我的气质演出来,而且描画得太窝囊。一个男人的气质体现在人生经历的各种事情中,每一条皱纹都包含着经历和智慧,并不是想演就能演出来的。不过,我在北大一直是比较落后的形象。一个农村孩子既没有文艺体育才能,也没有组织社会活动的才能,学习成绩也上不去。有个女同学曾对我说:我能想象全班所有男生能做成新东方,就是没想到你能做成。

  记者:那么,您为什么能做成新东方?要想成功创业、成为优秀的企业家,需要具备哪些素质?

  俞敏洪:我个人的总结是,一个人要把事情做成,需要几个基本条件和要素,第一也是最基本的条件是,要有勇气放弃现状,而现状可能是已经不错的状态。我从北大辞职出来创业的时候已经快评上副教授了,有的企业家之前在政府部门奋斗了20年,好不容易做到处长、局长的位置。如果让人们把这些以及未来退休后的待遇都放弃,出来干企业,估计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会不干。不过只要你有勇气做出改变,你上路了,新的风景就出现了。第二,要有眼光。就是要有商业判断能力。第三是要有胸怀或者气度。企业家不能做个人英雄主义者,要能容纳最优秀的人在自己身边工作。第四是好学。企业的成功就是金字塔顶上的那块尖石,如果没有底下的铺垫,那块尖石依靠什么?底下的石头就是你思想的宽度。读书、学习、聆听就非常重要,会让你变成一个有健全思想和独立思辨能力的人。中国很多企业为什么缺乏创新意识?因为读书不够,没有思想。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有200多人是犹太人,每年全世界的创新专利犹太人贡献了30%。犹太人平均每人每年读书65本,日本人是45本,中国的统计数据是平均每年每人5本。我的读书量一年大概是60本。任何成功的企业家都特别好学。第五,要有理想。企业家赚钱后一定要问一个问题:你想要更多的钱干什么?如果只是看到钱就想要,你就会不择手段,就容易出现问题。比如,如果一个人以打麻将为终身理想,到顶了就是全世界的麻将专家,没什么真正的意义。但如果说愿意为社会、为国家做点事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理想就是不断把自己拉高的状态。

 留守企业更加有英雄气概

  记者:您现在也在办私立大学,这是您的下一个梦想吗?您理想中的大学是什么样的?在中国办私立大学的挑战来自哪里?

  俞敏洪:办私立大学应该算是我的梦想之一。我一生办学,最想办的其实不是培训学校,而是希望自己能主导一所高中或者一所大学。因为培训学校即便做得再大,学生就在这待上一两月,起不到真正改变学生整体行为、思考方式的作用。10年前我就想要做大学,一直没有找到机缘,最近几年我在北京有一所高中,也接手了一所大学,主要目的是看大学4年到底能改造些什么。我理想中的私立大学要有更多的人文主义色彩,更多的自由思考空间,老师有更多自由发挥的余地,学生有更多社会实习机会等接地气的东西。我希望学生们能进企业,然后去创业,培养他们的创新精神、独立精神。

  我主导后的大学,学生还在二年级。我会不断引进各种企业给他们讲课,并让他们去这些企业实习。几乎所有的大学都不会比我拥有更多的企业资源,这未来一定是一个特色。当然,大学的改造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的,这是一个长久的事情。私立大学需要教育部的政策支持、平等待遇和资金储备,光靠收学费是做不出好大学的。另外,还要加上社会的认可。中国是一个相信政策的国家,应该不断在政策上引导人们往健康的方向走。

  记者:您最近打造了一个新媒体“善缘街0号”,跨界做媒体是出于什么考虑?

  俞敏洪:“善缘街0号”隶属于我旗下的一家公司,从去年正式进入创业领域之后,我们陆续完成了投资基金、孵化器、创业服务等层面的布局,媒体业务是我们在创业服务领域十分重要的一块拼图,它可以纳入整个服务体系中,同时可以将视角提升到更高的平台上去审视行业与自身。简单地说,我希望若干年之后,当有人想回头了解中国社会这一个特殊阶段的时候,“善缘街0号”留下的文章和内容仍然有它的价值所在。

  记者:新东方的3个合伙人中,两人已经转向做投资人,为什么您还一直留守在新东方?

  俞敏洪:他们在天使投资方面做得很好,他们的基金我也在参与。他们把一个公司从零培育成一个世界上市公司,这是天使投资人的骄傲。我觉得转向投资人是选择之一,但像我们这样坚守在企业的,其实更加有英雄气概,因为知难而上嘛。至于我为什么能一直坚持下来没有转行,因为我热爱新东方。我爱钱,但是更爱新东方。没办法。 (记者 张妮)

推荐精品